居居的小心肝宝贝

一个欺骗了人生的人

烟草


       瞎子没遇见哑巴之前都是烟不离手,家里的烟都够开烟铺了。和小哥在一起之后,烟瘾没以前那么大了;再后来同居后就没碰过烟。
       “哑巴呀,我几十年的烟瘾和你好上之后就没了!你说奇不奇怪?”
        “……大概是不需要了”
       瞎子听出了话里有话,深情的注视着哑巴。其实瞎子真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人会如此让自己迷恋,之前的恋人都没有那种着迷的感觉,连几十年的烟瘾都没有那感觉,但唯独对他就有那种感觉。
       “是吗?我总觉得是被什么更加有瘾的东西替代了。嘻嘻,想知道是什么不?”
       哑巴并没有回应,心里却很清楚。
       瞎子啃了一口哑巴的嘴唇,用宠溺的笑对着哑巴说道:“就是你,你现在就是我最爱的烟草。”

       瞎子和哑巴一年后,在某一天哑巴就像是人蒸发一样,但他的所有东西都还在家,以前哑巴出门都会留张一条给瞎子,这次一样都没留下。因为之前瞎子的恋人中,有个就是这样子东西留下了,但一句话都没留给瞎子,所以哑巴这一走瞎子一下子就慌了。
       小哥走后,瞎子又开始抽起了烟,比以前的瘾还大,以前每天最多两包现在三四包,一根接着一根抽,感觉比吸毒贩的毒瘾还严重……

    三个月之后
       夜晚,瞎子在河边的长椅坐着抽烟喝酒,只要睡不着就会到小卖铺买半打啤酒去河边吹风,这样子能让自己清醒点,把小哥。
       有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远处看着长椅上的那个人狼狈不堪的样,那么要强的瞎子,在一起一年多了都没见过他这样子。在远处瞧了一会,慢慢走近,也坐在了长椅上,看着瞎子,用余光扫了一眼满烟头的地面。
       “又抽烟了?”
       俗话说得好‘酒不醉人,人自醉’。喝的有点醉的瞎子并没有发现哑巴坐在了他的旁边,听到了他的声音才反应过来。
       “是啊,嘴闲不住,嘴边没东西啃,不行啊~怎么?你回来是让我啃的?”
      “嗯…回家给你啃。”
      哑巴冷冷的这句话让瞎子这三个月的担忧终于是放下了。
      

       回去之后也听哑巴解释了,结果都是虚惊一场,就是哑巴出门溜达的时候碰到老大,刚好有任务就没回家留纸条而已……

(我是不是很有毒๑乛◡乛๑233333  _(:彡」∠)_本来想有老张和老齐这个称呼来写的,结果想想……毕竟这篇里的俩人还不能算老夫老妻吧,是瓶黑还是黑瓶大概互攻吧23333)
       

评论
热度(31)

© 居居的小心肝宝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