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砸嘿(诚希)

只会写段子的网骗,摄影学习中………………

忠于瓶邪党的勿进

#虐黑瓶,甜瓶邪,虐瓶邪,甜黑瓶#
    黑眼镜在电脑里看到某地区有一块新发现的墓地还没引起考古学家的注意,准备想和哑巴张今晚出发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宝贝。“哑巴张,我刚刚看见电脑里说有墓地没被考古学家发现,要不咱俩去看看呗?”哑巴张没有回答…黑眼镜想起了“对啊…他不在,他已经和小三爷回去了”现在这个家里只有黑眼镜一人…

#续篇#宝宝打算了!!(虐完黑瓶甜完瓶邪就准备虐瓶邪甜瓶黑,结局也就是瓶黑幸福的在一起了!哈哈哈哈哈哈  瓶邪党想寄刀片给我就寄吧!!!)
    和哑巴张一起住了两三年了家,现在已经没有哑巴张的气息。自从他走了之后,黑眼镜还是像往常一样过着自己的生活。只是偶尔会把饭菜多做一份,端上桌才反应自己多做了。多做的那一份他有些时候是叫苏万一起来吃,有些时候他是放进冰箱里第二天吃。
    有天黑眼镜家的菜吃完了,出去买菜的时候碰巧遇到小三爷带着哑巴张出来买菜,黑眼镜看见哑巴张的时候整个人愣住了一会。曾经他爱过的人却现在已经抛弃了他,自己现在还是无法放下,自己以为之后再见到哑巴张的时候会以我没事的样子站在他前面说我们还是好兄弟。现在遇到了黑眼镜只能强颜欢笑的去打招呼了。就算黑眼镜的心理素质很好,不过也是会用难过的时候,也是需要笑容盖过自己的内心不让任何人察觉到。
    黑眼镜慢慢调整好了心态,脸上还是挂着那个能盖过内心的笑容,他往哑巴张他们那个方向走了出去。
    走到小三爷和哑巴张身后用双手搂住他俩的脖子上:“嘿!哑巴张、小三爷,好久不见嘛~让黑爷我想死了!”
    小三爷被黑眼镜吓到了:“卧槽!黑眼镜你丫的吓死人啊!真是好久不见,你出来就是吓人。”
    小哥并没有太激烈的反应,只是看着黑眼镜淡淡的“嗯”了一声。
    “小三爷!不带怎么损人的,什么叫我出来就是来吓人的………”
    黑眼镜一直不理哑巴张,只和小三爷在聊天,他怕自己的内心被哑巴张看穿。一路上小三爷和黑眼镜都聊天,哑巴张只是默默的在他们的身后跟着走。
    “小三爷,都中午了,要不我去你家蹭碗饭吧!听说你做的饭菜特别的好吃。”紧紧搂着小三爷。
    “妈的!你不是也买了菜啊!自己不会回家做啊!”用肘顶了一下黑眼镜的胸口。
    “这不是懒的做嘛~再说我们好久不见也没见了!一起吃顿饭叙叙旧,你说对不对啊哑巴张!”
    “嗯……”
    小三爷很纳闷的答应了,就让黑眼镜会自己店铺一起吃顿饭。
    其实小三爷知道黑眼镜的目的,就是想多看看小哥。哑巴张现在在小三爷自己身边感觉安心有害怕,哑巴张只是为了保护自己才回到自己身边。
    回到小三爷的店里之后,小三爷进厨房做饭了,休息的客厅里只有哑巴张和黑眼镜坐在凳子上。屋里很安静,连一颗针掉在地上都听的见。
    黑眼镜是个平常话多的人,今天连都无话可说,就因为和他坐在一起的是哑巴张,所以不敢说半句话,他怕说出那三个字“我爱你”。他只能静静的通过他的墨镜注视着哑巴张。没想到在他注视哑巴张的时候,哑巴张走到了黑眼镜身边,拉起黑眼镜就进到厕所里,锁起厕所门壁咚黑眼镜。
    黑眼镜被拉进厕所不知所措的被哑巴张壁咚着:“哑巴张,你这是什么意思,就算你饥渴难耐也不要随便拉一个人就进厕所啊!再说你喜欢的人,不是正在做……唔…”黑眼镜还没说完话就被哑巴张吻上了,黑眼镜没想到会被爱了三年的人,又在过了几个月后在其他人的地盘上用这熟知的唇,吻住了自己嘴唇。哑巴张的舌头慢慢伸进到黑眼镜的嘴里,和他的舌头交错在一起。直到小三爷叫了吃饭了,黑眼镜就把哑巴张推开了,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从厕所里走了出来,尴尬的面带微笑着看着小三爷:“刚刚我们去洗手了。”哑巴张也跟在黑眼镜后面出来了,脸上没有一点表情。
    三个人就一边吃饭一边聊往事,吃完饭黑眼镜也就跟哑巴张和小三爷告别走回来了家。今天他选择了离家最远又最清静的一条路走,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了烟,把烟叼在嘴上火机点燃了烟头,深吸了一口,浓浓的烟从黑眼镜的口里吐了出来。一个人走在街上,想起了刚刚哑巴张又亲了他,想想就生气,明明已经和小三爷回去了,为什么还要和自己纠缠不清。黑眼镜想着就来气,把只吹了一两口的烟就丢在了地上踩灭。
    之后他们再也没相见,只是哑巴张偶尔和小三爷出来散步的时候,会走到他们曾经去过的地方,哑巴张会留神多看几眼而已。哑巴张都没想过,从那次吃完饭后会再也见不到黑眼镜,哑巴张想去他家看看他,哑巴张都怕黑眼镜不想见他也就不敢去了……
                      ===========三十年后==========
    小三爷老了,哑巴张和黑眼镜一点变化都没有,小三爷带哑巴张出门,邻居街坊还以为哑巴张是他孙子。
    三十年了哑巴张还是一边保护着小三爷一边等着黑眼镜。有天,小三爷已经病危在床上躺着了,让叫哑巴张到房间里谈话。小三爷让哑巴张找个凳子坐了下来,用无力的力的声音对哑巴张说:“小哥,我…知道…你至今依然爱着黑眼镜那家伙的…其他那家伙,嘴里不说可是心里有好多话,他已经埋藏在心里…我时间也快没了,这辈子也谢谢你对我的照顾和保护,你对我的保护只是你的职责而已,我和你之间……永远不会有感情在里面,等我去了…之后你就去找他吧……”说完小三爷就闭上眼睛走了。
(!!!!!!粑粑忘了不能发肉!!要看肉请关注围脖    围脖:我是要成为大大的人)

评论(2)
热度(13)

© 木砸嘿(诚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