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砸嘿(诚希)

只会写段子的网骗,摄影学习中………………

诺言

今天是一个特别的日子,我们说好,我在家附近的路口等他下班,现在理他下班还要五分钟。世界上和我们重名的人很多,但,他是我的李凡,我是他的江玉珏,我和他都是对方独一无二一个存在。我们现在离彼此只有一个红路灯,我们在那里...站了一个小时,只是为了争出你过来,还是我过去。结果是他过来,我就说他是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可是没有想到的事发生了,在他向我走还有十米的时候,有一辆车冲向了他。

我眼睁睁看着那辆车向他撞去,我心里现在只想立刻跑过去把他推开:“凡!小心车!”我...还是没有保护好他,让他受伤了。我跑过去的时候他自己被撞昏迷了,我一直抱着他在哭。忘记打电话给救护车,还好有好心人打给了救护车。

救护车把我和他,拉到了医院,他被推到了急救室。我现在只能心急如焚的在急救室门口等着结果。

一个小时之后,李凡的父母赶了过来,我父母早去,也认了他们为父母,父母正在问我李凡现在是什么情况的时候,正在急救的灯没亮了,医生叹着气的从急救室走了出来。急忙忙询问医生,凡怎么样了!可是...医生告诉我了一个我和父母难以接受的一个事实。

医生说他心脏衰竭,需要做手术。但是需要一个和他相匹配的心脏。听到医生这样讲想起有一年我和他一起去检查身体的时候,医生有说过我和凡的心脏匹配。

抓着医生的双手说:“医生,我和李凡的心脏相匹配!就用我的命去换他的命吧。我现在也是无依无靠的人,他现在是我最重要的人,而且他的父母还需要他......”

医生听完之后,答应了手术。我转身走到了父母身边告诉了他们,用我的命去换回他们亲生儿子的命。一直在向父母道歉,是我没保护好他......

十分钟之后,医生出来告诉手术可以开始了,我最后抱了抱父母就进入了急救室,躺上了手术台。在手术灯打开的那个瞬间我闭上了双眼回忆着我和他的过往,这些弯路我们一起走了五年才过来的,从我们认识,再到我们相爱,再到我们一起出柜,最终到了家里同意,我们去了国外结婚。现在...你就这样子走了,曾经给你的诺言,我会保护你一辈子。可是...这次我算失言了吧...但,我会用我的生命挽留回你的。

再见了,我的挚爱,我的凡~

李凡的手术成功了,江玉珏却死了。

三天后,李凡被转到了普通病房,可是还没有醒过来。今天他的手有微微的一动,心跳也慢慢的恢复到了正常。

李凡现在不醒是因为他还在做着一个很真实的梦,所以没有醒来。但,梦终会结束。他在梦里遇见了江玉珏和他在约会。江玉珏带他去了他想去的好多地方。在梦中的江玉珏笑的很甜蜜,自己也很幸福。直到梦快结束的时候,江玉珏和他说了一句话:“凡,我快走了...你要好好活着,要好好招呼咱爸妈。”

李凡被自己做的梦给惊醒了,坐在床边的母亲听见了,儿子的急喘的喘息声。知道是儿子醒了,立刻让父亲按下了护士铃。

护士带着医生进到了病房里,一直询问着李凡有没有什么异常和什么时候醒来的。

李凡醒来之后,眼睛望了望四处,看见了医生护士还要自己的父母,却没有看见他。李凡无力的问:“妈...他呢?没来吗?”

妈妈忍住没有告诉他,只是告诉他:“他...儿子,等你好一点我在告诉你。”

他点了点头,医生检查完之后,并无大碍了,只是要多加休息。

一个星期后,李凡身体能站起来慢慢的走动了。妈妈也难为情的告诉了他,江玉珏已经去了,是江玉珏用他的命换回的李凡。告诉给儿子的时候,儿子没承受住晕倒了。被护士送回到了病房,医生告诉妈妈:“李凡现在不能再受到太大的印象,怕他会得上精神分裂。但是,我建议立刻找一个心理医生帮他开导。”妈妈听完,谢了谢医生,回家也就让爸爸脱关系找了一个在国外非常好的心理医生在引导自己的儿子。

第二天,那个医生匆忙的赶到了医院,他叫约翰·可迪。李凡醒来之后,母亲就让约翰单独一个人进去和他交谈。

“hi,你好李凡!我叫约翰·可迪,你可以叫我约翰。我是一个心理医生。”约翰才进去就很热情的自我介绍了起来。

李凡看见一个老外走了进来,但是他以为走错了吧。结果叫出他的名字,他很惊讶。处于礼貌李凡向约翰点了点头:“你...好!”

约翰看他那么紧张,面带笑容的靠近李凡:“嘿嘿,你不用那么紧张,你可以当我是你的朋友。我现在只是想和你聊聊天而已。”

紧张的李凡慢慢的和约翰聊了起来,紧张感也渐渐的没了。约翰慢慢的开始问起李凡和江玉珏的事情,他希望能从这里下手。

到了晚上,李凡躺在病床,睡不着,脑子里一直回想着江玉珏和他曾经在一起的幸福,慢慢的开始自言自语起来:“江玉珏...你就这样子抛弃了我,你就让我留在这个世界上。原来你那天梦里的你说的那句话就是这个意思啊!你说过什么事情都要通过我同意才能做,这次你就这样子一言不说的走了......”

在迷迷糊糊的时候他看见了江玉珏站在窗边,轻声轻语的呼唤着李凡:“凡~凡~你爱我吗?”

“玉珏~我爱你,我一直都爱你。”

“凡,你爱我,那自杀来陪我吧~”

“好...”说完,他打开了窗子,没有犹豫的跳了下去...幸好这里是二楼,只受了一点皮外伤。护士发现他的时候已经快早晨了,立刻把他带回病房,处理了一下伤口。八点左右,约翰拎着热乎乎的早点来了,到护士台停住了脚步询问,李凡昨天有没有出事什么的。护士告诉他,昨晚他跳楼了,只幸亏是二楼。约翰听了护士说了之后,到病房门口一直在脑袋里理清楚任何开导李凡。推开病房,约翰面带笑容告诉李凡,带着他最爱吃的早点油条和豆浆。

约翰和李凡又聊了一天,李凡把他知道的所有事情都告诉了约翰。也告诉了他,他昨晚看见江玉珏,江玉珏让他去陪他,到了晚上约翰放心不下李凡就没走,而是陪着李凡过了一晚,奇怪的是这一个晚上没出任何事情。第二天早晨约翰在李凡睡着的时候走了。等约翰走了之后,李凡睁开了双眼,双眼无神的看着天花板。心里一直想的都是玉珏,一分一秒都没有停止过,曾经一起来许下过诺言“不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老死。”李凡眼睛里充满泪花,真的让人心痛欲绝。心里越难受自己仿佛又听见了玉珏在呼唤他,去下面陪他,他一个人很寂寞。这里李凡站在窗子前想把医院安的铁栏给活生生的掰断,在李凡这样子做的时候,被查房的医生看见了,立刻让护士和其他一起查房的医生按出李凡。可李凡一直在挣扎,嘴巴里一直在叫喊玉珏:“玉珏!我来陪你了~玉珏!玉珏!”医生实在拉不住了,只能拿来了镇定剂给李凡打上,过了十几秒后起作用了。直到李凡没有挣扎之后,护士医生才松了一口气,主治医生立刻让护士打了一个电话给约翰。让他到医院里,让约翰把他带走,带到精神病医院做康复治疗。

过了一天,李凡被送到精神病医院,到医院的时候李凡趁机没人注意自己的时候跑了,跑出来医院外。一路上都是在叫喊江玉珏:“江玉珏!你在哪里?我知道你就在附近看着我!你真的爱我的话就出来见我,好嘛?”

医院里一半的人都出来寻找着李凡,怕他想不开。李凡的爸妈也来了,哭着求医院能把他们的儿子平平安安的找回来。另边,李凡跑到江玉珏最爱的地方,也是他们第一次相见的地方。第一次相见是在夕阳落山的时候,李凡站在当时他站的地方,对着天空吼到:“玉珏!你还记得这里吗?你最喜欢的地方,也是我们相识的地方。当时第二次你带我来的时候你说你喜欢这里,我问为什么,你自己说这里是我和你相识的地方,也是能看见最美的夕阳。我现在来这里等你了,我给你半天时间!你出来见见我,好不好!”说着说着,话语中带着抽泣。

“玉珏...爸妈说你死了,说是你救了我,我不敢相信。在我昏迷的时候,我还隐隐约约的看见你的!这就是我不相信他们的原因,他们说我疯了,都是我的幻觉...玉珏,你出来告诉我,这真的不是真的!好吗?”李凡,其实早知道,玉珏已经走了,只是不敢面对现实,一直活在幻觉里面,不敢醒...

过了不久,约翰他们找到了李凡,立刻按住打了镇定剂。这次幸好李凡没出什么事,李凡送到了精神病医院里,把李凡送进了病房,约翰让李凡的爸妈放下心回家,他留下了会照护好李凡。约翰在李凡睡觉的这段时间里,想了一下怎么样李凡接受江玉珏已经死了,让他能放开这段心事,让他能配合治疗。李凡醒了,约翰也和他说了。约翰没想到李凡会很快的同意配合治疗。

一年之后,李凡治好了,约翰也就回了美国。但性格大变,变的沉默寡言,但他接受了事实,偶尔还是会去看看江玉珏的墓碑,和去看看他爸妈。李凡的爸妈还是想让李凡娶个姑娘,传宗接代。李凡淡然的接受了父母的要求,也和父母选好的女孩见面了,双方第一印象都挺好的,也就在一次交往了。

李凡和那姑娘交往了半年之后,父母也就让他们结婚了。但是...在婚礼当天,李凡逃婚了。他来到玉珏墓碑前,双眼一直看着墓碑上那张带有微笑的黑白照片。李凡看着看着眼泪没忍住的从李凡脸上流落到了墓碑上,右手从衣服包里掏出了一把水果刀,把到抹到了自己的脖子的静脉上。

“玉珏...你知道吗?着一年来,我为了出来找你,忍了好多的苦,出来之后,父母给我安排了一件婚事,也就是在今天,但...今天是你去年去世的那天,曾经说过要同年同月同日一起死,都不能先走...可是我违约了我们的诺言让你先走了。一年了...玉珏我知道你在地下寂寞了一年,我...现在就来陪你了。玉珏,我爱你。”

刀很快的抹过了静脉,滚烫的血液从李凡脖子上慢慢的流了出来,流到了冰冷的墓碑上,见见的染红了墓碑......
    凡…其实车祸那天是我们的纪念日,你还记得吗?

评论(4)
热度(2)

© 木砸嘿(诚希) | Powered by LOFTER